关键词:

您当前位置:四川天主教南充教区 >> 教会新闻 >> 浏览文章

德国神父在中国两个教会团体现况下的工作

2013-11-18 20:41:04 不详 佚名 【字体:
德国神父在中国两个教会团体现况下的工作
德国海外天主教司铎双年会的参加者合照。

【天亚社.曼谷讯】弥格尔.鲍尔(Michael Bauer)神父原本是德国曲尔皮希的司铎,他在二零零四年离开这个平静的乡村小镇,到上海接受新任务。

因为中国充满商业机遇以及很多海外商人移居中国,所以过去十年,德国侨民一如其他国家的侨民,一直迅速增长。为此,德国主教团派遣四十四岁的鲍尔神父到中国担任德国天主教团体的司铎。某程度上,这个团体比他以往服务的范围更大。

二零零九年,他也出任新成立的北京圣福若瑟堂区司铎;该堂区以十九世纪到山东传教的圣言会士命名。

身兼神学家与哲学家的鲍尔神父现在工作繁忙,经常穿梭北京上海两地。他说:「我每周在这两个城市各服务三至四天。上海比较开放及宽容,我们拥有自己的圣堂。在北京,我们要在德国大使馆举行主日弥撒。」

他上周抽空到泰国曼谷与另外十一名神父出席德国海外天主教司铎双年会。这些神父为在日本、中国大陆、香港、南韩、泰国、新加坡、雅加达、佛罗烈斯岛、班加罗尔、新德里及澳洲等亚太地区的侨民提供牧灵服务。

他在会议的欢迎酒会上谈及现时工作的情况及挑战。

最大挑战是在实质上拥有两个天主教会团体的国家当神父,包括政府认可的「公开」和「地下」教会团体。

由于以神父身分申请中国签证及工作许可证或许会有困难,因此鲍尔神父申请学生签证在上海师范大学攻读汉学硕士课程。鲍尔神父头发蓬乱,配戴约翰.列侬(John Lennon)式的眼镜,不难被当成学生。

然而,身为神父,他公开为德籍教友堂区服务、举行主日弥撒、为儿童准备初领圣体、组织团体活动、安排主日弥撒和堂区活动的场地时间,又负责为堂区网址出版通讯。

他说:「他们当然知道我在做甚么。签证问题是不用担心的,最重要是给他们面子。」对于要在中国公开和地下团体之间、在北京政府及罗马教宗之间的模糊状态中生活,他泰然自若。

他说:「祇要我们把自己限于德国籍、奥地利籍及瑞士籍基督徒,不挑战限制,当局是会容忍堂区和我本人的。当局亦容忍中国教友偶然参加我们的主日弥撒。不过,我们如果在广大的华人天主教社群当中推广我们的教会生活,那就会有麻烦。」

目前共有七十位德籍天主教神父及数名教友牧民助理为全球天主教德国侨民服务。德国主教团外事秘书处主任伯多禄.朗(Peter Lang)蒙席说:「据我所知,祇有德国主教团为侨民提供这类服务。」

这些神父大都像鲍尔神父般要经常出门。例如新加坡的汉斯-若亚敬.霍尔(Hans-Joachim Fogl)亦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照料一个小型德国教友团体;印度新德里的汉斯.科内尔森(Hans Cornelsen)正在孟买成立德语堂区;以及驻曼谷的约尔格.敦斯巴赫(Joerg Dunsbach)神父在泰国另外两个有大批侨民的城市肩负牧养工作。

会议主办人敦斯巴赫神父在开幕礼致辞时表示,神父们都认为,倘若没有德国基督教侨民堂区同工的紧密合作,他们无人能够成事。

会议嘉宾包括曼谷总主教、德国与奥地利两国大使,以及基督教会领袖,全都认同敦斯巴赫神父的话:「我们同坐一条船,也许坐在不同边,但却向着同一方向前进。」

北京的天主教及基督教德国侨民共同合作就是一个好例子。鲍尔神父说:「我们甚至共用一个网站。」


四川天主教南充教区 蜀ICP备10209071号